不要给自己设定太明确的目标

  • 时间:
  • 浏览:39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长期以来,我们的固有观念都认为成功的方式是应该给自己设置目标,然后努力完成。但是一旦设置了目标,为了完成某个目标而努力工作的过程就会变得相对痛苦,而且这样做的问题还在于,容易给自己的人生设限。诺奖获得者费曼先生的人生就是不设限的人生,为未来做打算应该基于自己的兴趣,寻找吸引自己的事物和追求,将目标与过程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才是更好的面对不可知未来的最佳方式。本文译自Medium原标题为" Are Your Goals Holding You Back?"的文章,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著名的已故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曾因其在量子电动力学上的研究获得过诺贝尔奖。但是关于他,还有一件事很少有人知道:他同时还是一名世界级的开保险箱选手。

  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新墨西哥州沙漠里,费曼在曼哈顿计划原子弹发明项目上工作,因为有时会无聊,所以他决定整蛊同事。他知道同事中绝大部分人对于自己存放绝密文件的保险箱很粗心,有的人总是忘了锁保险箱,有的会把保险箱落在工厂里,或者选择过于明显的日期作为密码,后来费曼开始在他们的工位上留下字条:

  “我从你这儿借走了LA4312号文件。

  ——开箱者费曼”

  后来他开保险柜开出了名,负责他所在团队的上校建议人们如果发现费曼在他们的办公区域出现并靠近了保险柜,他们就需要更改保险柜的密码。这是费曼在自传中讲述的许多故事之一,这本自传叫做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费曼先生!

  对于费曼先生我最崇敬的一点在于,他的所有的追求一直来源于一种强烈的好奇。我同意,他也是有总体的目标的,而且他的工作非常复杂,他显然是一位非常专注的人。但是好奇的冲动指引他超越了简单地完成目标达成目的。他真正想要的是探索未知的冒险。

  我们大多数的追求都是以目标为导向的。我们喜欢向前看,预测在将来我们会因为什么而快乐,然后细化成具体的、在当前应该完成的事情。但如果事实是我们不应该这样呢?

  对于给未来做打算而言,一定的导向是必要的。如果没有导向,我们的未来会完全取决于运气和随机事件。为了达到管理我们自己的生活的目的,我们通常会选择给自己设置目标。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这样教导,并以这种方式追赶发展着的世界。而现在,甚至有公司创造了自带开头字母缩写的工具(例如SMART目标系统),用来督促我们贯彻设置目标的习惯。

  如果一个事情在一段时间内持续地让你感兴趣,那么也许这件事情值得你花一些精力在上面。

  不管我们选择SMART系统还是按照自己的框架(或者不使用框架)设置目标,目标本身大多是具体有形的。例如你打算在30岁前结婚,在40岁前当上总裁,然后在50岁退休。有这种目标大概率要比没有目标好,而且一部分人会因为完成目标而感到满足。但是一个目标一个目标地生活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首先,设置目标就是预测不可预测的未来的过程。谁能肯定你明天或者明年想要的东西和现在想要的一样呢?如果你现在想要的东西长远看来与你的目标不一致,而你现在正在错误的道路上呢?生活是不断变化的,我们自身也是,这些都只有经历过后回头思考才看得清。

  其次,给未来设置特定的目标会给自己设限。你会将自己对幸福和满足的期待捆绑在一个单一的事件上。这样你会很容易忘记生命中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能给你带来同样的快乐。大家都知道终极的回报在于过程,而不是结果。但是拥有目标,过于在意结果会让人很难真诚对待每天都在变化的”过程”本身,

  这就造成了一个矛盾:一方面拥有目标是必要的,足够重视目标也是正确的。而另一方面,创造目标和膜拜目标的行为却可能正是有碍发展的,而我们经常这样做。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我们必须转向一些更抽象的解决方法。

  关于费曼,最吸引人或者值得敬佩的一点在于,如果说他曾经有过目标的话,那目标大概就是:他让那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引领他前进。也许在他一生中每个短暂的解决具体问题的时间段里,他是有明确的目的的。但是总的来说,决定他前进方向的是他能找到的最让他好奇的事物。

  我认为,对于兴趣的追求能够解决设置目标的行为自带的矛盾。这样的做法足够模糊抽象,承认未来的不可预测性,也让我们不致完全迷失在纯粹的运气和随机事件的混沌之中。终此一生我们都会认识事物,理解事物,追求事物。我们会培养出强有力的直觉去寻找这世界上吸引我们的东西。我们会发现与我们的内心相一致的东西,与之同时也会懂得,作为人类我们本身也会随着时间改变。

  寻找让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并不是享乐主义,也不仅仅是对新鲜事物的追逐。这要比那深刻得多。这意味着你去接受本来没想接受的挑战,因为你觉得你可能会因此发现你尚未了解的自己。这意味着你不去把刚刚认识的朋友看作一个潜在的伴侣或者给你带来利益的人,而是给他一个在你的生活中开辟新维度的可能性。

  对趣味的追求的优点在于它的反馈周期要比设置特殊的目标短很多。一件事情只要你还觉得有趣,就可以一直做下去,但如果你发现自己一开始的冲动是错误的,那你可以在投入过多的精力之前就及时止损。

  设置目标的错误在于:假设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显然,不是所有的事情或人在任何时刻都很有趣。但是总的来说,如果一件事情能够在一定时间里保持对你的吸引力,那也许它值得你为之付出一定的精力。将趣味性作为你人生的追求能够为你的生活提供一定的灵活性,让你能够对新的信息做出反馈。这也能让目标和过程高度融合,而不是将目标作为独立的存在,从“过程”中分散你的注意力。

  毕竟,对于趣味性的追求尊重了人类学上一个简单的事实: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都是中间产品。美好出现在你全身心的投入到过程之时,而不是出现在你挣扎于对“想象中的完美结局”的追求时。

  未来的确需要我们的关注,而且我们也的确需要有意识地为之作出努力,从而指引自己的生活。目标是一种实现方式。目标能帮助我们固化本不确定的一些东西。问题是,我们经常错误地认为提供方向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最好的避免这个陷阱的方式就是去追求你认为有趣的东西,你好奇的东西。这能使过程和目标统一起来。这使我们能够持续地更新观念,让我们理解什么是值得追求的,让我们免于将自己限制于一个错误的假设。

  追求趣味会让你发现生活的谜底。它给我们动力去翻开下一页书,让我们看下一幕故事,给未知以形态。费曼先生正是如此,他也曾讲述过这样的生活方式与简单地追求目标和确定性的区别。

  举个例子,在1980年的BBC访问中他曾说到,“我认为带着未知生活要好于知道可能错误的答案。”

  几十年前,他曾在意大利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演讲,他给了人们如下的建议:

  我们不知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我们能够接受这一点,随着事情发展,我们就能给其他选择留下机会...为了取得进展,你只能把通向未知的大门打开一半。

  设置目标错误的地方在于:我们会假设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对于趣味的追求则更可靠,它在动态中产生决定,随着过程不断变化,直到你拥有了曾经不敢想的东西。展望未来和设置情景是没错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正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而真正发生的并不在乎我们在昨天是怎么打算的。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notes-on-changing-your-life/all-goals-in-life-are-problematic-except-one-6036f9cd9ef7

  推荐阅读:优化至死:多数人都在努力过上坏日子

  译者:Jane。